<address id="hjdzx"></address>

                  關閉

                  帖子主題:[原創]月夜讀史三十一之強大的基因

                  共 257 個閱讀者 

                  • 頭像
                  • 軍銜:陸軍上校
                  • 軍號:6184415
                  • 工分:123058
                  • 本區職務:會員
                  左箭頭-小圖標

                  [原創]月夜讀史三十一之強大的基因

                  讀完希臘史,掩卷長思,真是細思極恐。真的是其興也忽焉,其亡也忽焉,為什么會忽,最核心的原因,就是文化內核,也就是一個民族的遺傳基因,這才是一個地域,一個民族,一個國家的人的心靈歸宿,也是構成一個地區的生存的人團結的最本質的因素。

                  公元前2000年至公元前1200年,是愛琴文明的克里特文明和邁錫尼文明時代,也是傳說中的亞特蘭蒂斯時代,其年代久遠,史實難考。在西方文明的譜系中類同于中國的三皇五帝時期,作為一種事實存在,尚需考證,但作為一種文明的源頭則毋庸置疑。這應該是東西文明的濫觴期。

                  公元前1200年至公元前800年,即《荷馬史詩》所描繪的英雄時代,就時間而言與中國的西周同期,但就文明中的地位而言則類同于中國的夏商時期,屬于文化的生成期。這是一種文明在適應自然和其他種族的挑戰中成長并壯大,并形成自己鮮明的文化特質的時期。

                  公元前800年至公元前480年,是希臘的全盛期。這一時期希臘以城邦聯盟的形式體現出了高度文明并開始輻射到周邊更大的區域。最能說明問題的是經過兩次希波戰爭徹底的打敗了波斯文明的西擴從而奠定了地中海霸主的地位,也證明了其文明的強大和文化內核所激發的強大生命力。這一時期相當于中國的西周和東周初年,是核心文化的固化和擴張期。

                  公元前480年至公元前405年,即希臘的伯羅奔尼撒戰爭時期,這一階段應該是原生文明在解決掉外部威脅后內在矛盾激化和調和期,亦即外部矛盾居于次要位置后內在矛盾上升為主要矛盾。其實內在矛盾的激化是內在變革并自我優化升級的前提,是時代或事物發展的內在動因和一般規律,類似與中國的春秋戰國時期。

                  公元前395年至公元前323年,是馬其頓帝國時期,這一時期由于雅典和斯巴達的內耗,從他的北部邊境造就了一個秦王掃六合式的亞歷山大,把帝國帶入了全盛。這個亞歷山大帝國如同中國的大秦帝國一樣,在歷史上如煙花一般驚艷了一場后迅速走向了分裂。這其實也是一種必然,如同油燈熄滅前的最后一次跳動,把強行整合但并沒有消散的能量最后一次釋放出來。這也正是中國歷史中大分裂之后必有一個短暫的大一統的原因,大一統之所以短暫,那是他是所有殘余勢力的公敵,惟其破滅,才能最終消弭矛盾。

                  然而,馬其頓之后,再無希臘,大秦之后,卻出現了一個長達400年的大漢,并以此為核心形成一個5000年綿延不絕的中華文明,這就得從文化基因上找原因。

                  希臘文化巔峰的代表是雅典。雅典以手工業和商業立國,所以實行的是民主共和體制。這就要求把公民培養成武士,同時還必須成為能言善辯的商人和社會活動家。在這種指導思想下培養出的人,處理社會性事務的必備品格是協商,而協商的前提是平等與互利,所以社會成員是一個個獨立的個體。作為現代西方文明源頭的希臘的這種文化基因,也成了現代政治體制的精神圭臬——自由、平等。這種社會架構是一種平面的均勻分布的獨立的點,依靠嚴格的自律和詳盡的契約來維持現狀。表現在不同的群體中,整體架構就是希臘式的松散的聯盟——合眾國、邦聯、聯邦、聯盟、加盟共和國,各個加盟的主體擁有獨立的立法和司法的權利,也就是說擁有極大的自主權,相對于中央機構,各加盟主體更多的是利益的訴求,而不是道義的擔當。這種體制最大的隱患在于,辦得了party,經不了風雨,尤其是在強大的外部壓力下,不是坐著諾亞方舟各自逃命,就是被逐個消滅,從此從歷史的長河中消失。

                  作為古希臘的另一個強勢存在的斯巴達,9000戶的斯巴達人統治這數萬乃至數十萬的奴隸,為了能夠更好駕馭這種社會結構,形成了全民軍事體制。作為斯巴達人,以強勢的軍事高壓統治這更多的異族人,而不是從先進的文化上去改造,崩潰是必然的,因為哪里有壓迫哪里就有反抗,反抗是絕對的,只不過是時間、強度、方式的問題。這也正是西方文明中并不缺少強大的帝國,然而分裂之后再也不會重新整合的文化基因使然。

                  中國自西周以來,以宗法制為核心,以分封制為手段形成的大一統的天下觀念是中國人的文化基石。這種以天下為己任每一個人看似獨立,但與所有天下人形成一種無形的關聯,而這種關聯并不是平行的,而是處在這個社會的或上或下的某一個點位,對社會而言或至關重要或可以忽略不計。在宗法制下的公民,也即國人,他只是宗法制底層相對自由的個體。所謂的自由,只針對同階層的國人而言互相是,而對于上層的大夫而言只有絕對的服從,大夫、諸侯亦然,真正核心是天子。雖然記載中有湯武這樣以有道伐無道的特列,但這只是勝利者書寫的故事,其維護核心的中心思想并沒有質的不同。也就是說,中國社會的構成,是由半徑各異的同心圓組成,圓心或許可以換,但這種架構卻是永恒的,因為不論誰成為圓心,他都不會去推行希臘話的平等,以各種契約來維護聯盟利益的體制。中國人早就明白,寫在紙上的強制力,從來沒有把刀架在脖子上來得更直接、更有效果、更能催生人自覺執行的原動力。

                  轉載請注明出自鐵血tiexue.net, 本貼地址: http://www.interoffice.cn/post_13345595_1.html
                      打賞
                      收藏文本
                      6
                      0
                      2018/12/29 14:40:38

                      我要發帖

                      總頁數11頁 [共有1條記錄] 分頁:

                      1
                       對[原創]月夜讀史三十一之強大的基因回復
                      牌九大小